都市藏真

b365官网正假_正真的365网站_365bet正网盘口零一十六章成化斗彩

疯神狂想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韩荣光此时郑重地说道:“可不是呢?!我就Zhīdào这只油漆罐不简单,果不其然,出现这个情况了!二哥,你太厉害了啊!才花一千块钱,竟然买到了这么Hǎode一件瓷器!你这次又赚大了!”

????韩孔雀此时却道:“原来是买的?看来你的眼力已经很Bùcuò了,不过,现在才刷出这么一个小口子来,后面的情况我们还一无所知呢!再刷一下看看。”

????韩孔雀说着从韩荣耀手中接过刷子,不慌不忙地继续刷洗瓷器表面,覆盖着的那层大煞风景的油漆。”“

????随着油漆不断地溶解脱落,那只原本丑陋不堪的油漆罐表面,显现出大片精美的瓷面来了,韩荣耀再无疑惑。

????所以他惊喜不已地说道:“肯定是一件老瓷器!表面上的纹饰也很漂亮,瞧釉色,五彩缤纷,好像是五彩瓷,估计是明代或者清朝时期的,反正做得很精致,不像是民窑出产的,应该属于官窑精品,这么大的一件官窑五彩瓷,价值不可估量啊!”

????“哦,是吗?”韩孔雀微笑道,“要真是官窑,那就好说了。”

????韩荣光很费解地说道:“真是想不通啊,怎么会有这样一件瓷器?好Hǎode一件五彩瓷,何必在上面涂满油漆呢?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啊!”

????韩孔雀点头道:“这个确实有点蹊跷,不过有人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,也许是为了掩藏什么吧。”

????“嗯,有这个Kěnéng。”陈青赞同道。

????“以前我就听说过这种瓷器。那些瓷器情况和这个差不多,只不过上面涂的不是单调的油漆,而是其他的色彩,将原本一件非常精美的瓷器涂得乱七八糟,或者是改变瓷器的款识,这样就能引开别人的注意力了,因为当时他们家正在躲追债的。

????可不料这个谜团还没揭开,将瓷器上漆的人就去世了,这个秘密他家人全然不知,等到以后这种瓷器遇到了真正的行家。才会机缘巧合的揭开这个谜团。原来一致认为不对的赝品瓷器,瞬间变成价值几百万的珍品!”

????“这样的事情不少?”韩荣耀有点不信的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古瓷斋的李成和老先生,就遇到过,要不然你以为他。为什么在古玩街上的威信那么高?”

????“真的?他遇到了这样的事情。是怎么处理的?”韩荣光好奇地问道。

????韩孔雀道:“他在弄清楚了的那件瓷器的来历之后。归还给人家,分文不取,这完全是因为那人他认识。而且那人的家里非常穷困,急需用钱。

????后来东西拍卖出去之后,才过上比较富足的日子,现在他们全家都把李成和当救命恩人看待了,如果你们去过古瓷斋,就应该认识他,他就是古瓷斋现在的经理,这个古玩街上的老人,都Zhīdào。”

????“我还一直以为李成和这个人是个小心眼呢!没想到他的心地还真是善良啊!几百万的东西说还就还!”秦明月大发感叹道。

????因为Zhīdào韩荣耀曾经被李家坑过,所以秦明月一直对李成和的古瓷斋不感冒,当然,韩荣耀对他更加不感冒。

????韩孔雀说道:“情况不同,因为他Zhīdào,如果自己收了那件瓷器,隐瞒了这个真相,那心里会一直过意不去的,还不如把东西退还给人家,还一个心安理得。”

????“嗯,Shìde。”韩荣耀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不过我这件瓷器,是绝对不会还给那个买给我的人,我是光明正大买来的,东西现在是我的了,跟他们家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!”

????韩荣光忙不迭地点下头来说道:“那是当然的了!你这情况完全不同,卖给你瓷器的那个家伙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不拿他的东西拿谁的东西不过……”

????说到这儿时,韩荣光忽地皱了一下眉头,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妙的事情。

????“不过什么?”韩荣耀惊疑道。

????韩荣光回答道:“二哥,你有没有这么想过?你从他手里买来的东西,会不会是赝品?还有,这件瓷器到底是不是他的,还真没法说,如果是他骗的别人的,那怎么办?”

????“不是!这个不Kěnéng!”闻言,韩荣耀释然一笑,用力地摇头道,“如果东西不是他的,那就说明谁都不Zhīdào油漆罐的真面目。

????很明显,油漆罐为的就是掩人耳目,可你也看到了,他浑然不知啊,要不然他怎么Kěnéng只卖我一千块钱,肯定会抬出一个很高的价钱来,狠狠地敲诈一笔!”

????“你说得也是,那么狡猾的一个人,没道理他不看重这件瓷器。”韩荣光点下头来道,“只有一个Kěnéng性,那就是他对这件瓷器的情况一无所知!”

????“应该是这样的。”韩荣耀点了点头道。

????而实际上,韩荣耀心里再清楚不过了,眼下这件大有来头的大罐,可以说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,他们见没见过这原物都是个Wèntí了。

????这东西的真正主人韩荣耀见过,如果不是这样,韩荣耀也不会买下这么一个没有人要的油漆罐。

????事情的经过很狗血,这件瓷器的主人也许是韩荣耀认识的一个人,他曾经无数次的听说过这个故事,那是他祖父上的油漆,当时是十、年、文化、动、乱、时期,他祖父被批,生怕祖上传家之宝被没收损毁,于是想了这么个法子,实则是无奈之举。

????可文、革刚过,他祖父就去世了,那件瓷器也就随之消失了,而以后这个人的生活一直不如意,一辈子也没有娶媳妇,所以也就孤独终老了。

????这个人其实是韩荣耀上大学时水房的管理员,一个很孤僻的老头,就是这个老头,每次有人去水房接水,就会述说自己家族的兴衰,而里面就有这个油漆大罐的传奇,这一个传奇,他们学校很多人都听说过,却没有一个人在意。

????当然,韩荣耀也是不在意的,但事情就是那么巧,在家伺候老婆的韩荣耀,没事在古玩街上闲逛,得到了一次机会出去掏老宅子,居然让他见到了这么一个油漆大罐,而他一时心动,就买了下来,而结果,也真如他想象的那样。

????那个水房老头的祖上确实出了大人物,明朝时在京城做大官,所以家里有御赐的官窑精品瓷器,而这件成化时期的斗彩大罐正是其中的一件传家之宝。

????只不过宝物近在身边,大罐后来的主人却丝毫不知,如果他现在Zhīdào那件东西价值不菲,也就不会把这东西堆在杂物间了。

????当下用了大约一个多小时,韩孔雀终于将那件斗彩大罐上的油漆全部擦除了,至此,一件精美绝伦的大罐赫然呈现在了他们眼前,令人震惊,彻喜。

????“真漂亮!这件瓷器绝了啊!”等那只油漆罐的庐山真面目全部展现出来后,韩荣耀惊奇道。

????韩孔雀欣喜道:“终于弄得差不多了,荣耀,你说这件瓷器是什么朝代的?”

????韩荣耀涛喜眉笑眼地回答道:“瞧这款式和上面那层厚实的包浆,我估计这件东西是明朝或者明代以前的,大哥,我记得你之前说过。”

????“我说什么了?”韩孔雀随口问道。

????韩荣耀说道:“你说这样的瓷器有Kěnéng是明朝成化时期的瓷器,我突然想起来了,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,这件瓷器确实有那个时期官窑瓷器的特征。

????其实我一开始就隐隐想到这一点上来了,总感觉这个油漆罐造型怪异,不像是普通的罐子,现在谜底揭晓了,我基本上可以肯定了,这件瓷器就是明朝成化时期的,而且是官窑精品!

????大哥,我Zhīdào你早就看出来了吧?明成化时期的瓷器那么有名,我还是有所研究的,不Zhīdào我说的对不对?”

????看到韩荣耀那得意的样子,韩孔雀呵呵一笑,却没说什么,因为他Zhīdào,韩荣耀这个家伙,绝对没有本事认出这件瓷器的来了,现在认出来了,肯定有什么是他不Zhīdào的。

????想了一下,韩荣耀道:“是不是成化时期的瓷器,我们再看一看底足就Zhīdào了,底部应该留有款识。”

????韩荣耀点头说道:“嗯,那就让你看看。”

????于是韩孔雀小心翼翼地掀起了那个五彩缤纷的大罐,聚精会神地看向其底部,瓷器的底部韩孔雀也已经刷洗干净了的,没有留下影响瓷器美观的油漆,所以一眼看上去一目了然。

????“真有哎!”韩荣耀又惊又喜地叫道。

????韩孔雀点了点头,其实他刚才在擦洗的时候就注意到了,罐子底部明显留有款识,所带的是“大明成化年制”六字二行楷书款,字体工整娟秀,遒劲有力。

????“照这款识看来,这确实是一件大明成化年间的瓷器,但还需要做进一步的鉴定啊。”韩孔雀笑吟吟地说道。

????“那你就在这里好Hǎode鉴定一下,有大哥掌眼的话,我们就不会有丝毫疑问了。”韩荣耀道。

????韩孔雀笑着道:“这个怎么能够轻易下结论?所以,还是放在我这里,让我慢慢看吧!”(未完待续……)